元朝末帝被赶出了北京城,一年时间之内为什么敢3次卷土重来?

浏览:2376   发布时间: 08月28日

1368年闰七月,元顺帝狼狈逃出大都。

然而,真正的决战才刚刚开始。在接下来的一年中,元军连续发起大规模反攻,其规模、惨烈程度,远远胜过从前。

这是怎么回事呢?

不甘的顺帝

元顺帝逃离大都后,“昼夜焦劳或至夜分”、“召见省臣,询恢复之计”,大有恢复河山之志。

实力允许他有以恢复为计。大都,他确实丢了,但他仍然拥有极强的实力和极大的地盘。

就地盘而言,除了漠北、漠南的基地,他还拥有整个东北、西北、西南。

就兵力而言,元最强的西北诸将,仍然拥有完整的实力。王保保仍据守太原,李思齐、张思道仍驻陕西,他们都是元末“百战名将”,各拥精甲十余万。

尤其是王保保,他是元末最强的军阀。由于其实力、才能,他曾在元末宫廷斗争中发挥决定性作用,并曾统领全国军马。

只不过,由于大元内斗,王保保与李思齐、张思道长期在西北打来打去,让朱元璋“钻了空子”。

当然,除了西北诸将外,元顺帝自己也保留了较强的实力。

顺帝的前辈,早已“留了一手”:在蒙古草原,仍然驻扎着一支强大的军队。他们保留了“上马则备战斗,下马则屯聚牧养”的状态,用来保持蒙古本土和边疆地区的安宁,是朝廷倚重的重要军事力量。

因此,元顺帝本人仍然拥有足够的实力,不必担心成为军阀们手中的“汉献帝”,仍然可以实力基础和朝廷号令统一领导对明战争。

朱元璋令徐达攻大都时,指示其“出其不意,反旌而北”,算是一次奇袭。

元顺帝完全有理由认为:朱元璋不过趁他家内乱,趁虚北伐,攻取了大都。只要他自己振作起来,以他的实力,仍然可以把失去的东西拿回来。

明元战争的决战,才刚刚开始!

迟到的反击:第一次大反攻

在明军攻克大都前,元顺帝已经与王保保和解,准备合兵反击明军。

其部署是:王保保、元右丞相也速自中路、东路从正面进攻,李思齐、元左丞相分兵从潼关侧击,”四道进兵,毋分彼此“。

只是,由于明军提前控制潼关,封锁西面通道,而徐达“出其不意,反旌而北”,直取大都,才使大元这次四路反击无法展开。

然而,大都丢了,反攻仍然要继续的。

元顺帝下令王保保自太原反攻,夺回大都。

王保保的实力果然很强。

在泽州,王保保大败由河北而来的西征军,并准备趁虚攻取北平。

明军众将惊恐,建议徐达还军北平,坚守挫敌。

徐达不愧良将,分析到:北平有孙兴祖,守还是守得住的,王保保元出,太原必虚,我们趁虚而入,使其进退失据,并能于半路擒住他!

果然,王保保进军到保安时,得知明军攻太原,仓促回军。

结果,在太原城下,由于仓促行军,“兵多而不整,阵大而无备”,被常遇春劫营,大败而退!

此次反攻,王保保仅率18骑逃走,4万多人及4万匹马(人马数相当,足见其军备之强)被俘。

元第一次大反攻,就此失败。

西打东拉:第二次大反攻

洪武二年二月,明军击败王保保后,继续追击,全部占领了山西,并攻入陕西。

李思齐、张思道没有组织激烈抵抗,而是连续向西逃串。

明军连续追击,不断西进,离北平越来越远。

四月,元顺帝抓住机会,动用直属力量,由元丞相也速率军,进攻通州,企图趁虚攻取大都。

朱元璋急令常遇春率部回救,又命李文忠支援。

常遇春、李文忠步骑9万,连破元军,并一路打下元上都,迫使元帝北走。

元顺帝的这次反击,规模不大,但影响却很大。

原本,在明军的压力下,李思齐降明,而张思道远走宁夏,被王保保所执,而张思道留下守庆阳的弟弟张良臣也已降明。

可以说,到五月初时,李思齐、张思道已有可能全部覆灭,明军全师而进,盘踞甘肃的王保保也无力抵抗,元在西北的统治将被彻底摧毁。

然而,元顺帝反攻通州,使常遇春、李文忠9万步骑东调,明军在西北的兵力大为减少。

此时,东线,常遇春(不久暴病而亡)、李文忠率9万军在反击,虽取得不小成绩,但因元帝北逃,战果难以再扩张;西线,徐达军兵力减少,抗风险能力减弱;中部,山西境内没有明朝大军。

如此,战场形势发生了微妙的变化。

整个明元战争中,最为激烈的一刻终于来临。

决死一搏:第三次大反攻

很快,元发起了规模最大的决死一搏。

四月,常遇春、李文忠东调,五月,已经投降的张良臣在庆阳复叛!

元军借此机会,发起了三路反击:一路以元攻大同,欲下太原,恢复山西;一路攻凤翔,牵制陕西明军,支援在庆阳的张良臣;一路攻泾州,出正在进攻庆阳的徐达军后路,从背部攻破攻城明军,解救张良臣。

无论哪一路得手,战争形势都会发生重大变化。

王保保的军队行动迅速,很快攻下了六盘山重要据点原州,并进犯凤翔。

徐达见王保保兵势甚猛,被迫对他转取守势,调兵遣将,分守要害。

王保保见明军分驻要害,遂发动第二步:分兵趁虚攻下了泾州,使徐达军背部暴露。

好在,徐达不是那么好对付的。

徐达虽未提前叛明王保保路数,但用兵留有余地,特意令颇知兵法的冯胜增驻驿马关,以为机动兵力。

元军下泾州,冯胜一眼看出其企图,迅速率军反击。

元军在泾州立足未稳,与冯胜死战,不利,被迫退军。

此战,是自明北伐以来,最为险恶的一战。

随即,王保保对凤翔发起了猛烈进攻。元军以编剂为盾,防御明军箭矢,明军以火烧之;元军挖掘地道而进,又被明军破坏。

凤翔明军死守,一直坚持到徐达军攻破庆阳。

如此,解救张良臣的两路反击,悉数被粉碎。

同时,元军对大同的进攻,也是险象环生。

当时,明军主力或在陕西、甘肃,或在河北,山西空虚,元军攻大同原本没有强大对手。

不过,正好有一支军队正在“路过”:已在东线取胜的李文忠(常遇春已暴病而亡)率军驰援西北战场,途径山西。

李文忠得到的命令,是火速前往庆阳前线,参与对张良臣的作战。

然而,李文忠认为:关外之事,如有利于国亦可专之,如先请示等候命令必坏大事!救大同!旋即,火速转兵大同!

当初在太原,明军围点打援,王保保立足未稳,遭遇惨败。

如今在大同,李文忠也是远道而来,立足未稳。

因此,作战一开始,李文忠就陷入不利境地,连失二营。辛亏常遇春带出来的兵够狠,殊死作战,没有溃散。

稳住阵脚后,李文忠立刻组织精锐,两翼包夹,大破元军,俘斩万余。

如此,元顺帝的殊死一搏,最终仍以失败告终。

稳定

大同之战结束后,元顺帝“知事已不可为,乃不复向南矣”。

不过,西北方面,王保保仍然趁徐达南返之机,发起对兰州的进攻,虽不能攻取兰州,但对西北地区的威胁依然很大。

另一方面,在连续挫败元军反攻,并夺占秦晋之地,消灭李思齐、张思道后,明已经具备了两路同时大举进攻的能力。

洪武三年三月,朱元璋兵分两路,同时对王保保和元顺帝发起了打击。

西路,徐达在沈儿峪大败王保保,俘84500人,官员1865人,获战马15280匹,王保保仅与妻子数人,得流木渡黄河,逃亡和林。

东路,李文忠率10万大军出野狐岭,攻克应长,俘获甚众。

而元顺帝,已于当年四月去世了。

此后,元昭宗在和林继续其恢复之志,王保保也击败徐达,破坏了朱元璋“永清沙漠”的计划。

然而,总体形势已经趋于稳定,北元及后来的蒙古各部,已事实上成为如当年匈奴、突厥一样的“边患”,不再具备“恢复”的机会了。

元顺帝逃离大都之初,其实力是非常强大的。

而元顺帝本人并非庸碌之人,王保保更是“奇男子”。

1368年八月至1369年八月,他们组织的反攻,无论规模还是方略,都十分了得,给明军制造了巨大的威胁。

只是,在初生大明的勃勃生机前,他们并非对手。

朱元璋分步骤推进北伐战争,牢牢把握主动。

元军唯一一次形成基本合力的第三次大反攻,在李思齐精甲十余万已降明的情况下,都使战局险像环生,可见,如果元军各部协调作战,战事将如何演变,难以预知。

不过,由于朱元璋北伐步骤正确,基本上能够保持“各个击破”,把握整场战争的主动。

徐达的统帅之才,又使明军既能调动敌人,(如太原破王保保),又能在不利状况下从容部署,留有余地(如粉碎王保保袭泾州),把握整场战役的主动。

冯胜、李文忠的杰出将略,又能充分发挥主观能动性,积极行动,粉碎对手的奇计,确保战役的顺利进行。

因此,(北)元军兵力虽强,将帅虽杰出,但终究无法得逞。

主营产品:氧气,氮气,其他气体,氦族气体/惰性气体,二氧化碳,氮氧化合物气体,氨气,氢气